基筆幹報 012期




點擊圖片,可以開啟原尺寸大小之圖檔。


   幹報焦點                                                                                                         
   
  ◎ 陳為廷、鄭家鴻、李季陵、李宜軒、王昱登

  ◎ 王昱登、柯廷諭、鄭家鴻
  ◎ 林育臣、黃彥鈞、李富生

研究生逾期退宿 白白被收三千




  
  今年八月份,校內一名研究生因逾期退宿而遭住宿組扣款三千元,對此感到不滿憤而向研聯會申訴,並向住宿組表達抗議。研究生在沒有正取宿舍之後排「候補」,住宿組在退宿期限七月三十一號後(八月)通知並詢問他需要「遞補」床位與否。該研究生回覆需要之後,因學校並沒在給予更多的訊息,導致研究生以為自己還沒有床位,於是就去校外找房子住;等到繳交註冊費時,才從註冊單上發現要繳交宿舍費。該研究生只好在已屆八月二十九日時提出退宿申請,住宿組據當時的住宿法規第五條予以扣款三千元。這件事情引發了「住宿組公告清楚與否」與「沒住宿是否該扣款三千元」的爭議。

當事人:住宿組說明不清

  對於住宿組這樣的裁定,該研究生說明自己才剛從外校考進清大,並沒有享有保障住宿需要抽宿舍,不熟悉規則的情況下產生了理解措辭上的誤會,誤將遞補(已經有宿舍可住)認成候補(還需等進一步的回覆),所以他認為學校應該更完善地詳述詞語意涵。第二,該研究生更希望學校能以更直接的方式通知學生已得到床位,例如工讀生打電話通知或平信,現有的電子郵件、簡訊、網路公佈等在研究生看來還是些容易被誤會、遺漏的方式。第三,在自己被扣款三千元方面,他則指出宿組不是營利單位,對一個沒用到水電、沒讓學校蒙受金錢損失的學生而言,平白損失三千元讓他很不開心。而當他向住宿組表達意見時,住宿組的人員則表現出「你很麻煩為什麼不乖乖被罰錢就好了」的態度,更是使人大感不悅。

修法比扣款重要!

  至於研聯會,首先對住宿組稱「遞補=有床位」的說法感到不以為然,認為住宿組要求「收到遞補通知後再回覆」的程序,從中會淘汰掉許多想要住宿卻在程序上失誤的學生,應該要採取更公開的平台來代替這個不良的機制。另外,在住宿規範方面,研聯會也對於住宿法規第五條註1,2有微詞:認為學校不應該對「還沒住到宿舍就退宿」的同學扣下高額款項,因為第五條法規在研聯會的解釋中,是針對在學期初(十月一號以前)有住到宿舍後再退宿的學生們而立的,援引此到法規沒有住到宿舍的學生們身上,對他們扣款很不公平。

  因此,研聯會主張應大幅度的修改此法條:沒有住到宿舍便退宿的學生們,不應被要求支付任何款項。除外,逾期退宿扣款三千元在研聯會偕同當事研究生向住宿組爭取之前,是沒有開立收據的,研聯會對此主張:學校也不應該在住宿申請程序中收取任何行政手續費,倘有必要收任何款項,則當開立收據並公開帳目與用途。

住宿組:扣款有據 修法請找齋長會議


  在研聯會、研究生申訴之後,基進筆記前往住宿組訪問了住宿組長闕郁倫、男研究生輔導員張慧玲、學務長呂平江,他們發表了從宿舍管理、行政出發的觀點:該研究生因誤解文字意義而遭到扣款,純是個案,其餘為住宿而退宿的學生多非是讀錯誤,而是「將要畢業的研究生」不確定自己畢業時間因而選擇續住,獲知自己可以畢業後卻又退宿。若就此個案而言,住宿組已盡責任故無需退回款項。至於為何對「未住到宿舍就退宿」與「住一個月內才退宿」的學生均扣三千元,他們則表示因為宿位退掉後難以再媒合有住宿需求的學生來補位,退宿者的床位便無人能住了。

  過去住宿組也曾經「好心」媒合他生來補退宿生的床位,卻導致資料檔案不符因而網路無法申請的狀況,讓退宿生與新入住生都不滿意,住宿組本身也不勝其擾。所以,如果不徵收三千元扣款,可能會導致宿舍經費的短缺,影響的是「整體學生的權益」。宿舍的經費不是學校所派發的,而是有「宿舍循環基金」,學生所繳的扣款與宿費都是進入這個基金,如宿舍有需經費則再從此基金會支用。所以如果不扣款,「將要畢業的研究生們」在缺乏「擔心被扣款的心理」下會有更多人選擇先續住後退宿,如此一來將造成宿位的浪費,直接導致宿舍基金的短缺,甚至恐怕會造成宿費的上漲。
  
  對於研聯會提倡修法、住宿生申訴,住宿組認為若對規則有任何不滿,或者因為規則而受到損害,請逕向各齋齋長申訴,請齋長在在齋長會議上提出討論。住宿組只是管理單位,並無法對法條改變甚麼。

研聯會重申立場、提出質疑

  儘管住宿組有此回應,研聯會仍然維持既定立場,認為究其本源,還是宿舍法規不適用,住宿組自身的公告不清楚的問題。研究生住宿率只有五到七成,如果都將責任推給「不確定自己會不會畢業的研究生」頭上,是不負責任的,最大的原因是在住宿組的住宿申請手續繁複,通知不善,導致有研究新生根本不知道可以抽宿舍,或者因為扣款的威脅使許多人視抽學校宿舍為畏途。第二,若扣款真的如實匯到「宿舍循環基金」,那麼為甚麼住宿組先前不肯開立收據?再者,少了幾位逾期退宿者的區區幾千元扣款,又豈能撼動向諸多校友募捐的龐大資本?若不扣款則將造成「宿費上漲」之論,恐言過其實。

齋長會議由誰主導?
  
  另外,住宿組將解決法規爭議的辦法推到齋長會議上,研聯會則指出齋長會議上住宿組握有操控權的事實:在齋長會議上,通常由住宿組提出草案交付審理,而非齋長主動提案。齋長會議討論出來的結論,是由住宿組總結的,而且如果討論的事項模糊,紀錄也是住宿組整理的。可見其中大有操作空間。基進筆記又向齋長求證此描述,實齋齋長表示:「(齋長會議)沒有什麼熱烈的提案,都是住宿組在說明……修法大都是住宿組的意思,若要齋長主動提起,應該也是可以,但沒遇過幾次。」如果住宿組不願意修,儘管有提案動力的研聯會,因被劃為旁聽組織,想要改善研究生的住宿權益卻不具資格來提案。但研聯會表示會在最近的會期串聯齋長們,秉持對這件爭議一貫的原則來推動修法,這件事情的後續發展,仍值得我們關注。


註1 宿舍法規第五條:欲辦理次學期退宿者,上學期於每年7月31日前,下學期於12月31日前申請退宿手續者,可免收次學期宿費;超過上述期限至10月1日前退宿者〈下學期三月一日前〉,宿費扣款3000元〈需先繳納註冊費單後才可退費〉;逾10月1日退宿者〈下學期3月1日〉不退費。
2 住宿法規第五條即將修法

台大模聯海報遭轟「菁英」 清大模聯籌備成立




  
  日前,臺大模擬聯合國在臉書粉絲頁張貼了一則社課的宣傳,圖片的上半部是三位模聯社的學生穿著西裝,展露自信表情,下半部則是一位身處飢荒的非洲兒童,兩種形像在同一張圖片中形成強烈對比,宣傳發佈後,有人批評這樣的宣傳流露菁英主義的思維,經過一連串的網友留言討論,臺大模聯社決定將這則動態刪除


什麼是模擬聯合國?

  這五十年來,臺灣的高中、大學開始舉辦模擬聯合國的活動,其形式通常是由數十到數百名學生扮演各個國家的外交官,模擬聯合國實際的會議流程,進行國際議題討論與決策,與會者必須全程穿著西服以及使用英文。世界最早的模聯會議是由哈佛大學於1953年發起,每年在世界各國的城市舉辦,成為世界頂尖大學的盛事。臺灣最早的模聯社則是由臺大成立的,目前有12所大專院校有模聯社團。國內每年也都會有規模不一的模聯會議。

  曾經是成功大學模聯社員的張芷菱表示,在她的經驗中,模聯社的核心理念是希望透過探討國際議題,來引進多元角度的觀點,同時提升成員的討論技巧。但實際上,不是所有成員都以此為圭臬。

  張芷菱說,模聯的活動性質使成員們可以認識到許多同樣英文流利、學識豐富,甚至有一定經濟背景的朋友,這種聯誼性質對一些人而言甚為重要;而當時模聯社中的國際議題不但讓人感覺相當遙遠,又缺乏臺灣觀點,難以促進成員長久而細膩的思考,在她曾參加過的活動中,從沒有人扮演臺灣,「我們在會議中代表著其他國家,卻沒有機會代表臺灣、代表自己。」

  此外,張芷菱也認為,菁英形象是過去模聯較少自覺的議題。雖然模聯社並不特別挑選社員,甚至以幫助提升英文能力為號召,但全英語溝通的門檻,就足以讓許多同學卻步,活動時要求正裝出席,更成為了模聯有別於其他社團的特殊文化。「現在成大的模聯社已經有人在討論要廢除正裝出席的規定了。」她說,「關於臺灣觀點的部分,也是現在的社團老師在考慮的事情。」


臺大模聯:承認不妥,將再檢討
  
  對於造成爭議的「西裝青年與非洲難童」圖片,本報記者於十月十日發訊聯絡臺大模聯,希望能了解該社團對於這次爭議的回應,但截至截稿時間,都沒有得到近一步的說明,也無緣進行採訪。台大模聯僅在臉書聲明,著正裝是為了消弭國家特立性,避免國家間的階級對立。張芷菱對此不以為然:「用統一服裝(而且還是西裝)來消弭差異,這是納粹才會做的事情。」她認為就是要看到差異,才能彼此包容,「階級並不是由國力、信奉的神、膚色上的差異而產生的,菁英腦袋與心態才會產生階級。」
  
  這則事後聲明又引來了不少網友議論,隨後在臺大模聯的粉絲專頁遭到隱藏,重新發布一則聲明,承認原社課宣傳圖片的不妥,以及第一篇事後聲明的疏失,並表示將對此事進行內部檢討。但究竟臺大模聯對於這次爭議和其他相關質疑的回應與討論為何,我們恐怕不得而知。


模擬聯合國在清大

  在清大,以原科院大三的李芝融為主的幾位同學,也正在籌辦模擬聯合國社團,預計明年成立。當記者問到他們關心國際議題的初衷時,李芝融如此回答:「要實際能為自己爭取權益,就一定要了解遊戲的規則才能。」

  親身參與過的聯合國會議的他們,發現臺灣的代表團通常只是揮舞國旗,希望能夠藉此宣示主權,相比之下,其他國家的人卻是為了糧食危機等世界性議題在遊行示威。臺灣所處的國際形勢,使臺灣人產生了一種受害者心理,比較少關心自己國家以外的議題,非常可惜。除了放眼世界,李芝融也認為了解世界國家間的運作相當重要,不懂遊戲規則,就難以讓人聽見自己的話

  對於臺灣觀點的省思,受訪的同學之一談到,模擬聯合國若只是單純討論國際,會和同學有疏離感,所以會在社團中加入以臺灣為出發的角度來看待國際議題。為了能夠更讓「參與國際」這項事情更貼近清大生的生活,目前籌辦模聯的他們也正在舉辦國際議題讀書會,吸引有興趣的同學來參加,藉著大家對各個議題的分享與討論,培養對國際事務的關心。無論台灣和國際議題,若同學能在較不設限的環境進行深度討論,同時試圖讓這些議題貼近同學的生活,會更容易推廣模擬聯合國社的精神。

  李芝融說,想在清大準備創辦模聯社,是因為認為清大已經有許多關心在地議題的社團或同學。但比起臺北的學生,清大生對於國際的關心明顯不足,希望未來這個社團能帶來不同的觀點,讓更多人知道實際的國際會議如何運作,並從體制內來改變社會。最後他們表示清大未來的模擬聯合國社,是大家能一起建構的社團,走向和定位也會是大家討論出的結果。同為讀書會成員的劉懷謙更說:「希望以後在小吃部的電視上看到國際議題時,可以有辦法跟隔壁的同學討論!」

  身處全球化的時代,正視全人類共同的難題並思考可能的出路是必須的,也因此我們認同模擬聯合國關心國際議題的核心價值。但若英文能力、正式服裝與厚植人脈成為焦點;模擬他國討論國際事務,臺灣觀點卻永遠缺席,模擬聯合國的初衷是否也將在觥籌交錯間被遺忘?這點值得我們謹慎思考。

王丹被派「撿垃圾」? 清大清潔政策惹議




  中國民主運動人士、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王丹,本學期起在清大擔任「客座教授」。上上週(10/11),校方進一步聘任王丹為清齋「住宿導師」,大陣仗舉辦「導師房啟用儀式」。但卻有清大人社教授表示,校方對人社院所聘用的「客座教授」極不禮遇:王丹曾於上學期被列入校方「撿垃圾」名單,本學期新聘的黃應貴教授(前中研院民族所所長),也至今領不到校方識別證,若比照王丹上學期待遇,也很可能被派去撿垃圾

  對此,清大校長陳力俊表示,「行政人員輪班撿垃圾」是既有政策,但納入王丹卻是一個烏龍,「那是表格設計錯誤所導致的誤會!我們絕對沒有強迫王丹老師撿垃圾。」經過前人社系主任李丁讚抗議後,計通中心已迅速將表格修正。但「王丹事件」衍生的「清潔政策」問題,卻引發進一步議論。

「愛校服務」? 全校行政人員輪班「撿垃圾」!

  陳力俊校長表示,自己在校內服務二十年的時間,天天都會撿垃圾。因此,上任校長後,也推行「清親校園,水清木華」清淨校園計畫。全校計職人員,包括行政助理、計畫助理、約用人員、博士後研究人員,都要輪班撿垃圾。每個單位每學期輪到一至兩次,每次撿一個小時。

  王丹之所以被納入「撿垃圾」名單,正是因為校內聘用表格太老舊,統一將「客座教授」也放在「計畫助理人員」類別,才出此烏龍;而人事室之所以遲不發予黃應貴教授校內識別證,也與表格老舊所衍生的爭議有關。但無論如何,表格已經改正,烏龍應該不會再次發生。

  但校方的「撿垃圾」政策,仍惹來爭議。有計畫助理抱怨,雖然執行辦法沒有制定「罰則」,但各處室都遵循「潛規則」,深怕若不出席,將受校方刁難;也有人反應這樣的政策不符效益,「每次撿垃圾回來,手上最大的垃圾就是校方發的那個垃圾袋!」

  究竟,除了校方宣稱的「促進同仁愛護校園」這樣的理由之外,我們還有什麼必要,動員全校行政人員,來做這項「愛校服務」

員額縮減 四名校工掃六十公頃校地!

  總務處坦言,為配合行政院「校工員額縮減」的方向,清大本身的正職校工日漸不足,清潔工作大量委外。人力不足,是需要動用行政人員協助的原因之一。 

  負責帶領總務處「外工班」的事務組工作人員李振祺先生就表示,「我們只有四名平均五十多歲的校工,每天要掃校內六十多公頃的土地,平均每人十五公頃!反觀我們之前去參訪中國哈爾濱大學,五十多公頃的土地就聘了三十幾個校工,每個人平均要掃的範圍,不到我們的六分之一。」 
 
  正職校工無暇顧及的清掃範圍,校方則有計畫地委外給清潔公司負責。事務組黃鏗宇先生坦言,「委外之後,替學校省下大筆經費。平均每個外包清潔工領到的薪水在兩萬以下,但正職校工月薪卻要三萬多塊、還有各種年節獎金。光算薪水差價,每年每人,學校就省下十二萬!」

  李振祺先生也說,「委外給清潔公司比較方便。校方若對任何清掃成果不滿意,可以立刻向清潔公司反映,他們就會立刻換一個工人。但我們若對正職校工不滿,卻不能任意解雇、調職。」


校長風光撿垃圾 「正港清潔工」勞動權益付之闕如
  
  「連校長都親身下來撿垃圾了,我們有什麼好抱怨的?」在採訪過程中,有不少處室主管這樣表示。彷彿一旦校長親身「撿垃圾」,則這份工作本身,就已經「不分貴賤」。

  但現實顯然並非如此。事實上,人們評斷一份工作的「貴賤」,更大程度是取決於:「這份工作的『勞動條件』如何?」對校方而言,「校工員額縮減」「清潔工作委外」,也許有利節省成本、彈性調度人力;但對工人來說,這樣的政策正意味著工作內容日益加重、工資/福利大幅減低、工作保障付之闕如

  換個角度,校方等同在要求清潔工人賤賣他們的勞動力,是制度性地「看賤了」撿垃圾這份工作。這個事實,並不會因為校長下凡撿垃圾,而有所改變。

  也許隨手撿垃圾,人人有責。但若要根本解決校內的「清潔問題」,我們恐怕還得從那些日復一日,為我們撿了幾十年垃圾的校工/清潔工人的勞動條件,開始檢討起。


◎延伸閱讀:
 〈正視校內清潔工的困境〉 ◎蔡秉璁(台大電機三)
(載於《台大意識報》。這份台大清潔工處境的考察,與清大的狀況有諸多相似之處。)
http://cpaper-blog.blogspot.tw/2012/06/blog-post_972.html

基筆幹報 011期



點擊圖片,可以開啟原尺寸大小之圖檔。


   幹報焦點                                                                                                         
   
  ◎ 翁慶寧、蔡君頤

  ◎ 李嶽
  ◎ 王昱登、柯廷諭、張宜潔、鄭家鴻

前人社餐廳老闆: 水電費房屋稅都要繳 三年期滿未評鑑就解約



Q:很多同學很好奇,為什麼9/1到9/20的人社院餐廳都沒開呢?

A:其實是我們跟承包商簽的三年合約結束了,按照規定結束前六個月應該要讓人社院師生
我們作評鑑來決定要不要續約,有通過評鑑的話我們就可以繼續做下去,沒過的話就得按
照規定離開,可是包商什麼動作都沒有、也不主動通知我們要不要續約,那種感覺真的很
不好,所以六月底合約快到期的時候,我就有跟他們說我不太想繼續做下去了,結果他們
竟然還寄公文來警告我不能無預警停業。後來暑假期間我也答應留下來幫忙,畢竟跟人社
院同學也有感情,也希望他們吃得方便習慣,可是那時候我就有跟包商說再來不打算續
,請他們要趕快找新的廠商進駐,感覺他們都沒有在行動,九月到了也不主動聯絡我們
釐清設備的歸屬、或是有誠意要跟我們續約,都沒有。

Q:所以9月20號新開幕的人社餐廳跟你們的關係是?

A:現在這個情況很尷尬,有新的廠商進來這個消息也是人社的同學告訴我的,所以開幕那天我才趕快上人社院去把那些設備、器具拍照存證,像窗簾、桌椅這些東西到現在都還是用我的。我馬上跟包商反應這件事,他們經理答應我三天之內一定把這件事處理好,結果三天過去什麼訊息都沒傳來,我25號就收到存證信函要求我們「三日內立即淨空並返還商場予公司」。我現在就按兵不動,反正是包商沒有遵守合約的規定,裡面白紙黑字就寫到評鑑的程序,他們自己沒有照規則跑。

Q:你們跟承包商一直以來的關係是?

A:你看我們跟包商的合約書,照理來說我跟他簽約應該是甲乙兩方平等的關係,可是從頭到尾根本就沒有一條較利於我們的規定,都是出了什麼錯我們就要賠償,而且條文這麼多,像我們這樣的小攤商做生意都來不及了,哪有頭腦跟時間去研究這個。


Q:在學校經營餐廳的困境?

A:比起外面光復路,我們一個月租金真的很高,除了租金,一開始簽約就要繳一筆近百萬的權利金跟押金,尤其人社院這裡的客源也不多,我們還是這樣撐過來。照理來說,我們廠商跟包商的關係應該有點像房客跟房東那樣,我跟你租房子是不是不用繳稅?我們要繳耶!營利事業所得稅、房屋稅的單子都是寄到我這裡,我們攤商還要分攤打掃的清潔費、水電費、電視電信業者的費用,有時候場地的一些修繕費用也是我自己出,這三年我個人至少額外在人社餐廳投入了四、五十萬。在學校經營餐廳的利潤這麼低,你說我們攤商汰換率這麼高也不奇怪啊。


後記:這篇訪問的源起是因為人社院餐廳在暑假時出現了供餐的問題。我們知道對於校內
膳食的看法,可能校內師生們都抱持的不一樣的看法。然而,無論認為好不好吃,這些攤
商的工作內容究竟是什麼呢?

下期《基進筆記》將企劃關於「清大校園食物」的專題,並且撰寫校內餐廳攤商的故事,敬請關注、閱讀。更多《基筆異語》,請詳見基進筆記Facebook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NTHURadical

校方公文: 共同管道還要再蓋十年




為何要蓋共同管道?

小吃部旁的行人全都用雙手摀住了耳朵,施工打鋼軌的聲音直衝耳膜,惱人的是施工圍起的部分正是全清大學生每天必經的地方,不管是搭校巴、吃晚餐還是回宿舍。然而,工程圍地卻接二連三的出現在我們身邊。

原來那是在做共同管道!共同管道是什麼呢?

我們在十月五號時前往校園規劃室向相關職員做了訪談,得知共同管道便是將電纜系統、自來水管、汙水管統一收納,類似於地下道的地方。

校方當初認為只要蓋好了共同管線,要修繕管線時就不必像以前一樣,動輒得把馬路挖開。清大共同管道的主線已經於去年完工。未來的8到10年,還有分成12區的支管網絡(支管是用來銜接各建築物的管線和共同管道的主線)工程要進行,這兩、三天小吃部前的工程便是埋設支管的工程。

施工困難與工程協調問題

  台灣其他學校的共同管線多設置於新開發校區,清大在舊校區興築共同管道,是一件具有挑戰性的事。再加上,清大地下水位高,要挖共同管道,勢必會接觸到地下水層。

  在這個情況下,共同管道工程除了噪音、交通不便等問題,主要還有三個困難:首先,學校既有的老舊管線並沒有留下紀錄,因此施工過程中常會挖到既有管線,迫使挖到寶的施工單位臨時改變原有的計畫。第二,清大往下挖一、二米便有地下水出現,施工單位於是必須抽水,接著還須打鋼軌固定土層(小吃部旁的工程這兩天會這麼吵就是因為在打鋼軌),增加工程的困難度。第三,天氣(如颱風)因素使得工程經常延宕。

  除了這些常見問題外,也有因為校內單位協調不良而發生的狀況。4年前,在進行荷花池到人社院的共管工程時註1,因為發現不符生科院的道路需求,已經做好的前一段共管被挖掉重做。一件全校範圍的大工程,沒有完整的細節計畫,而是做一段算一段,邊想邊蓋,實在是很奇怪的事,這中間損耗的成本要由誰吸收呢?12區的支管工程即將開始施工,各個施工公司是否能和每棟建築物的所屬單位進行協調,以掌握各建築物的特性與需求?這些都需要我們持續關注。

學生能否參與工程計劃?

  學校雖然曾於校務訊息中提及共通管道的工程,但多數學生往往未去注意;多麼特別的現象,校園中最多的就是學生和工程,但這兩者好像老死不相往來。學生能不能有更進一步參與學校計劃的權利?共管啟用後最大的受益者,不但不了解計畫本身,還被施工聲音吵到常會覺得莫名其妙:「現在到底在做甚麼?」

再等八到十年

  共同管道從民國九十四年開始興築,未來還要再花八到十年,整個共同管道系統才能建置完成,其成本估計達五億元(主線工程約兩億,支線十二區共約需三億元)。也就是說共同管道系統共約需要近二十年才能完成;但因為線材壽命有限,預計未來可以順利使用的時間是三十年到四十年。


※註一:根據97學年度第14次校務會議。

冰火不能喝? 課指組禁酒惹爭議




  清華大學課外活動指導組在暑假時通過了一項新規定,對於學生社團在大型活動中提供酒精性飲料的行為做出了規範,學生社團如果要在大型活動中提供酒精性飲料,必須在活動一個月前將活動企畫書送至課指組,並提出大型活動申請,經課指組陳核以及學務長核可後,才能舉行活動,活動計畫書裡須詳列提供酒精性飲料之種類、數量、發放方式,活動任務安全與緊急應變事宜,而一般的社團、學生會以及各系學會的活動皆在此規定的範圍內,影響的範圍遍及了清大大部分的學生活動。
  並且,課指組在審查企劃書內容時,應「提醒」學生盡量提供酒精濃度3%以下飲料,並以「票券領取」「已領取者蓋章」等方式控管酒精性飲料的供給。
  對此,課指組表示:
「由於去年的耶誕舞會上因學生飲酒過量而發生疑似性騷擾的事件,性平會開會決議後向課指組要求作出學生社團活動飲酒的限制,而這個問題也在學務會議中被提出討論,秘書處援引了各大專院校在這方面的法規,有些學校的規定十分嚴格,而有些學校的規定則是十分有彈性,清大在這方面的規定是十分有彈性的。」

學生會長:任期內將提案刪除

  而在此規定開始運作之後,第一個受到衝擊的就是學生會每年舉辦的耶誕舞會,對此,學生會長傅廣承表示:
  「今年學生會不會辦耶誕舞會,而是改辦萬聖節舞會,這件事情我去年六月就擋過一次,不過因為性平會決議的壓力而沒有擋下來,基本上,我是反對這條規範的,這條規範的產生的緣起也不能公開討論,但我反對這種治標不治本作法,真正應該要改進的應該是任何活動舉辦時的安全、場地管理等等。今年任期內,我和研聯會長張道琪的共識是在性平會提案刪除這個決議。」
  記者繼續追問:「那今年的萬聖舞會是否會提供酒精性飲料呢?」
  他說:「目前我們正在跟學校方面協商出最不會有問題的做法。」

酒種
酒精濃度
符合規定與否
校方規定中想像某種酒類
3%
啤兒綠茶
0.5%
啤酒
4.5%
紅酒
10%~12%
半酒燒酒雞
5%~10%
藍色珊瑚礁
4%~5%
飲品社耶舞中常提供的調酒
4%~6%

◎目前校方的酒類規定與各種酒類酒精濃度比較表


冰火 燒酒雞 通通不合格

  假設我們先不看需提出活動計畫書的這條規定,先看提醒學生盡量提供酒精濃度3%以下飲料這條規定好了,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常見的酒類,烈酒不提,光啤酒的酒精濃度就已經有4.5%了,連酒精濃度極低的冰火也有3.5%,甚至如果學生要在社團活動中提供燒酒雞都有超過3%這項標準的可能,如果硬要算,市面上大概只剩0.5%的啤兒綠茶可以喝了,只喝啤兒綠茶的耶誕舞會不知會是怎樣的光景。

禁酒 治標不治本

  今天學校若只是為了避免學生過度飲酒而訂定此項規範,那這就是個十分不尊重且不信任大學生身為成人的判斷及行為能力。
  而如果是為了防範校園性騷擾的發生,那限制學生飲酒的權利也只是治標不治本的行為,對此,當時參與校務會議的學生議長孫致宇說:
  「根據經驗資料,對他方施予性騷擾的人通常是建立在不平等的權力關係下,剝奪弱勢一方的身體自主。就我自己受過的社會學和性別研究訓練,我反對性騷擾該由受害者自己負責的說法,受害者的外貌裝扮、醉酒與否都不該是性騷擾的原因,由上而下片面而下的禁酒令不該存在,這樣的規定好比校方規定同學禁止穿著清涼的服裝
  記者參照了國內部分大專院校對於相關議題的作法,就記者查到的資料(包括台大、政大、交大、中央等校)皆不明文限制學生在社團活動中提供酒精性飲料,交大課外組也表示:「一味以禁止方式規範學生,學生也會用私下跟學校大玩躲貓貓,反而會讓學生活動輔導有更多溝通障礙。

校方保留操作空間

  校方提出的方案中,規定學生活動的企劃書應經過課指組與學務長的核可,而課指組在審核過程中「應提醒學生儘量提供酒精濃度3%以下飲料,並以票券領取已領取者蓋章等方式控管供給酒精性飲料。」
這樣的方式看似容易且鬆散,但條文裡的文字遊戲讓學校保留了許多上下其手的空間,可能發生的情況是:這個規定剛上路時可能是鬆散的,申請也容易通過,但有一天要是出了事情,學校也可以在不更改現行規定的情況下,透過行政程序的刁難,將學生舉辦社團活動的權利緊縮,這樣的規定整個學生活動的申請充滿了不確定性,也使學生社團活動的舉辦變得十分不便利。



附:國立清華大學學生社團活動提供酒精性飲料注意事項全文

一、為規範本校學生社團大型活動提供酒精性飲料,避免飲用過量,特制定本注意事項。
二、學生社團活動於校園內提供酒精性飲料,應遵守下列規定:
(一)應於活動一個月前將活動企劃書向課指組提出大型活動申請,再由課指組陳核至學務長核可後,方可展開活動。
(二)活動企劃書應詳列提供酒精性飲料種類、數量、發放方式;
(三)活動任務安全及緊急應變事宜。
三、課指組審查企劃書內容時,應提醒學生儘量提供酒精濃度3%以下飲料,並以「票券領取」或「已領取者蓋章」等方式控管供給酒精性飲料。
四、避免於校園內無限制提供酒精性飲料。
五、本注意事項經學務長核定後實施,修訂時亦同。

基筆幹報 010期


點擊圖片,可以開啟原尺寸大小之圖檔。


   幹報焦點                                                                                                         
   
  ◎ 謝爾庭

  ◎ 鄭家鴻
  ◎ 翁慶寧

士林王家事件! 五大疑點


◎文 翁慶寧

1.王家是不是違建?
 不只不是違建,王家兩棟有獨立的產權、地權,是他們六代人居住的地方。


2.王家是釘子戶嗎?
 首先,釘子戶是誰定義的?從2012年2月起,建設公司屢次買廣告,塑造王家是死要錢的釘子戶。此外,王家位於都更範圍的外圍,是屬於可以排除的建築戶,而不是釘在預定範圍中央的釘子。


3.王家要求兩億,是真的嗎?
 對,也不對。王家從頭到尾表明不願參加都更,卻被建商情形劃入範圍之後,被迫只能與建商議價。根據都更條例32條與36條,唯二兩條自力救濟的出路,都是被限縮在「權利變換」上爭取更多的錢(價值)打轉。於是王家只好提出價值轉換陳情書,提出兩億的金額。但是,王家自始至終從來沒拿過建商一毛錢。




4.王家是妨礙95%住戶權益的5%嗎?
 並不是,這是圈地遊戲的結果。
 由於建商可彈性調整都更範圍,因此從原本理想的整個街區都包含,可以微調成上述的更新範圍。



5.王家不出席公聽會表示意見,是真的嗎?
 不對,在寄給王家的公聽會通知函並沒有填寫王家的地址,反而寄到的王家的爺爺奶奶家。奇怪的是,那裏是一棟獨立的透天厝,卻出現了大樓管理委員會的簽收章。

 這次的王家強拆案有許多的爭議點,包含建商在未取得王家同意前就將所有預售屋賣出、警察是否過度執法以及人都還在建築內時強行突破等問題。不過問題的根本在於為何市府能夠幫建商拆除房子?一切法源的爭議都在都市更新條例第三十六條,上面明訂了,如果徵收之後半年住戶仍不搬離,政府有義務代為拆除房子。一般來說,政府能夠拆遷的建築只有違建或是指定更新用地。換句話說,就是政府認為應該拆遷的地方才能由政府執行。但在三十六法裡面我們卻看到政府的公權力成為建商的服務者,這不僅為違反憲法,也讓我們重新思考公權力的定位。
 另外,在輿論方面也看到了所謂三方都有錯的論述,並被歸類成理性的聲音云云。但不理性難道就一定與事實不符嗎?理性應該是一種談論事情的態度,而不是一種縮限對話空間的論點。所謂三方各打五十大板的文章看似溫和,卻與沉默無異。這種不選邊站的中立客觀,會導致拳頭大的那一方取得勝利。而拳頭大的那一方,是不是符合公平正義,就有待判斷了。

可怕! 明年漲學費囉!


◎文 鄭家鴻

「其來有自的漲學費議題」
  大學學費凍漲的這十年,教育部與學生之間暗潮洶湧。幾乎每年教育部都放出漲學費的風聲,刺探社會的接受度,而今年教育部似乎是來真的了,這個月內,各大學前所未有地明確表態支持漲學費,清大副校長、台大校長、成大校長──各個面露飢色,喊著:「漲學費!漲學費!不然大學營運不下去了啦!」
 早在2008年時,馬總統將公共教育經費的目標設在GDP的6%,四年過去了,如今教育經費不增反減,已經掉到了3.9%,低於世界平均的4.3%。大學經費不足,教育部暗地的抽手是主要的原因。在台灣,大學錄取率94%,高中職以上學生每年超過40萬人辦理助學貸款,漲學費真的是解決大學財務缺口的最好辦法嗎?
  今年的新聞中,台大校長李嗣涔曾經說過一段有趣的話:「不漲學費不公不義!」他表示台灣大學的學生普遍較具有社經優勢,應該調漲學費,以此平衡社會資源。可是從種種情況來看,似乎漲學費才是不公不義。即使是公立大學,也有許多在經濟上有難處的學生,「有錢人讀公立大學」的說法是很危險的推論,再者,要求教育公平,為何不是將私立大學的學費降低呢?在現在人手一份大學文憑的社會,漲學費將使許多付不起學費的人失去取得平等學歷的機會,凸顯社會的有錢階級和沒錢階級的不同,拉大生活差距。
  又,如今提出學費調漲訴求的大學,大多是以學校人事營運的財務缺口為由,並不是為了要提升高等教育的品質。清大某位人社系教授逗趣地說:「老師有加薪我才支持漲學費。」當大學經費不足時,政府為什麼要一面調降教育經費,一面要學生拿錢出來?
  要改善教育資源貧富階級差距和經費不足的情況,其實增加公共教育經費、調降學費才是唯一的出路。對「增加教育經費?錢從哪裡來?」這個問題,「其實我們的政府不是沒錢,只是沒膽子而已。」反教育商品化聯盟的學生李品含如此說道。
 在這次反教育商品化聯盟反漲學費的訴求中,有一條非常醒目:「課徵資本利得、企業專稅,擴大教育經費!」為什麼是資本、企業?在台灣,大型企業與大學的運作息息相關。清大校園裡四佈企業贊助教學大樓,像台積館、合勤演藝廳等;而我們理工科系的學生畢業後大多直接進入這些產業工作,甚至還沒畢業就已經在產學合作或者徵才計畫中成為了這些公司的員工。有一種趨勢:大學越來越像是這些產業的培訓所了!企業完全不必付出代價,便享用了高等教育的甜美果實,將成本外部化。
 而且,即使補助全台灣大學學生免學費,其高昂費用約在1200億上下,現在高科技產業合法/違法避稅的金額也早已遠遠超過。政府如果收回過當的產業補助,要增加教育經費不但不是難事,甚至還可以將私立大學的學費標準降低到公立大學的標準。

 「今年的凍漲是為了明年更長遠的路!?」
 日前,教育部長蔣偉寧在各大學喊漲的聲浪中,宣布雖下學期學費暫不調漲,但明年可望開放各大學學費自主化──讓各大學可以自行調漲學費,不必通報。過去教育部宣布凍漲的期限都是一年,這次不但只有保證半學期,還明確指出學校自主調整學費之勢在必行。從過去二十年的歷史來看,學費漲多少,政府教育經費就降多少,實際上調漲學費不但對教育品質沒有幫助,還是政府對教育漠不關心的具體表現;還是各大學仰賴企業直接贊助,企業入主校園的禍因。

 「回到清大校園」
 現在清華大學也身列喊漲學費的名單之中,如果到明年為止無風無雨,學費自主化一通行,清大學費就會像副校長葉銘泉講的,漲3000,甚至更多。因應這種情況,本社在4/9舉辦一場有關學費議題的座談,邀請校方、學生會與專家來公開現在台灣高等教育的狀況,以及討論清大未來的出路,歡迎有興趣的同學前來了解。
 而,如果你反對漲學費,本社已從3月開始在各系必修課和通識課程上收集反漲學費的連署書,讓學生代表在4/10的校務會議上呈交,如果你不巧沒有被傳到這份連署書,除了可以到臉書活動頁「清大校長 不要漲我學費」中留言連署外,我們也將在校園中設立連署書簽名櫃台以供連署,並面對面說明反漲學費的論點與訴求,請到基進筆記的臉書粉絲頁上確認詳細活動訊息。
「清大校長 不要漲我學費」臉書活動頁:
http://www.facebook.com/events/276330002447040/